心情文章

心情文章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文章 - 心情文章 - 头发

头发

作者:涂鸦 [文集]时间:2019-12-31 10:56  字体:
  骨血,最能在一个人身上体现骨血二字的莫过于是他的头发,在中国的中医上说,一个人的头发长的不好,就会说他气血不足,也往往体现在他身体上的是已经处于亚健康的边缘,看着精精神神的一个人,却已经是外强中干,需要我们的中医师用各种滋补品,调理中和他的身体上的各种欠缺的机能。

  我是一个善于应用各种食物调解滋补身体的一个人,最大的乐趣是给自己做饭吃,不但要吃的好,而且还要有品味,如果肠胃不好,就会用腌制的各色泡菜给自己开胃,缺钙了就用豆子,缺铁了就用葡萄干桑葚干,总之这样吃饭,就是为了尽量不吃药或者少吃药,因为总觉得现在的食物太化学化了,化肥农药已经将我们的躯体的各个部位的机能改变了,我这样用食物中和身体的各种机能,这么些年下来,倒是身体也没出现问题,身体在朋友们羡慕的眼光里,感觉总是那么健康。

  我也在自信中居然也在今年出现了点小问题,居然我在一夜之间掉了一片头发,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应该是属于气血不足,属于缺铁性的营养不良的问题,就按老中医的方法,用生姜蘸酒摸头,吃黑色的各色谷豆类食物,还买了新疆的土特产桑葚干泡水喝,最后还剃了光头。有时候在摸着自己寸草不生的光头,觉得老了老了就特别开始关照起了自己,无非就是巴掌大的一块儿地方,何必要这么看重自己,大不了和陈佩斯一样天天留个光头,省得每天在镜子前抚媚的梳着头。

  对于掉头发,我可能是自打二十几年前就有过亲身经历,只不过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愣头青,没有现在这样处处胆小谨慎。记得那一次的脱发,可以说是空前的可怕,甚至到后来连头都不敢洗了,洗完头后的洗脸盆的水面上,飘着一层黑压压头发,那时的自己是一个处事不深的大孩子,在身边没有娘亲,姊妹们一个一个给自己奔着自己自私的前程,谁还能管得了我那么多,万般无赖之下,只好在流浪在异地的都市里天天剃光头,就这样过了两三年后,总算是保留了点稀稀疏疏的头发,再也不至于为脱发苦恼了。

  也许是我迷信了,可是在我梦魇的睡梦中,总是觉得去世了的母亲,看不了我半被欺辱,半是颠沛流离的生活,总是阴魂不散的在我的梦里,在我半睡半醒的游离状态下,扑在我的身上和我交流。作为一个儿子,命运的不幸,这是造物主的安排,我是没有办法改变我的不幸,唯有努力的去靠拼搏改变我的现状。至于母亲对我的牵挂,我只有认命命运的安排,但求母亲的灵魂安息,不再为我的酸楚生活做无谓的牵挂。

  母亲的婚姻是不幸的,她的一生没有获得过真正的爱情,就像一个制造人的机器一样,在她失爱的家庭里困惑的掉着眼泪过了短暂的一生。作为一个儿子,我是无权评头论足她们两口子的是是非非,可是我的头发作为父母亲的骨血,倒是值得我写一写。记得母亲去世了没几年,她的坟茔却无缘无故的开始塌陷了,并且是毁灭性的,在给母亲重新寻找新的坟茔的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一个人孤独的守着老宅子硕大的院落,在我的第六感里,总是觉着失去了家院的母亲,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孤零零的跑来和我作伴,直至到择了新的坟茔,将塌陷了的黄土砸的千疮百孔的棺椁重新埋好。自此以后,我总算可以一个人在老宅子里安安静静地睡了。

  给母亲迁完坟,为了改变当前无赖的生活,我选择了去济南学一门手艺,在去济南时我在弟弟的邀请下,去北京兜了一圈,在北京的一个礼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哪来那么多的瞌睡,在母亲的坟茔还没有迁移时,每天晚上有做不完的噩梦和恐怖阴森的梦魇,然而自打母亲的坟茔迁移之后,在我去济南的半年时间里,我居然连一个睡梦都没有做。

  在我学徒期间,在我们的车间里居然来了一位和济公一样的佛家居士,虽然大家都是奔着学技术来的,可是他一个快四十出头的人,整天无所事事的在课堂上装疯卖傻,也常常因为纪律,被和他几乎同龄的老师训斥,甚至在车间里被老师无情的赶出轰鸣的车间里去自省。当我真正出师被用人单位填了合同,准备第二天去青岛总公司报到的那个晚上,他居士领着几个小毛头在我的宿舍里看手相,而我为了安静,掏出我的学习资料,躺在床上复习我在课堂欠缺的东西,也不知道啥时候居然睡着了。youthfi.com

  在迷迷糊糊的梦里,我和居士在一座山上沿着大雾弥漫的小道上前行,阴森森的什么也看不清,只有耳畔响着以前在寺庙听过的念经时的音乐,就在山路一转弯时,山崖上有一个很小的窑洞,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青衣人盘腿坐在里面,他的面部模模糊糊地啥也看不清。居士在我身后说:“这是如来佛,赶紧磕头!”当我磕完头以后,我居然又回到了我儿时生活过的农村老院子,看见母亲已经改嫁给村子里我认识,而已经去世了多年的一位老人,老家塌陷了多年的院落,也已经被整理的干干净净,房子也盖了起来,院子里新栽的梨树上拴着一对可爱的小白猪,母亲依然穿着她去世时的那身宽大的寿衣,脸庞比迁坟以前的梦里滋润多了。看着她如此没有东奔西跑,再也没有迁坟以前憔悴的面容,我在梦里已经欣慰了很多,就当母亲给我端来她最拿手的清汤面时,我忽然从有妈妈的梦境里幸福的惊醒了,也在那一刻的午夜里,我彻底的失眠了……

  在青岛总公司过度的半个月里,有一个礼拜的时间,作为一个儿子,在内心里和肉体上,完全懂得母亲和儿子情感上难以逾越的灵魂上的沟通,即使老家甘肃和青岛隔着万水千山,两千多公里的路途,也要摆渡着灵魂,去看望异地的儿子。每在午夜里的梦魇和纠缠,痛苦和折磨,我能深深地懂得母亲对儿子的牵挂,也在那个礼拜以后,我做坐着公司里的大巴去上海闯荡,母亲也就在我的世界里销声匿迹了。

  在上海接下来的日子里,在青岛的午夜和母亲纠缠后,我像干柴一样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脱落,睡过觉的床上,洗过脸的水盆里,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头发。在上海生活的那几年里,我还算是一个涉世不深的人,对于乡俗,生活经验,完全不懂,整天大大咧咧的工作吃喝玩乐。母亲去世时,作为儿子我是没有在灵柩前做孝子,而是遗憾的是在千里之外的新疆做工,按乡俗作为儿子要给去世的老母亲剃光头,听老人说,孝子的头发是用来给去世的长者做毡。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这次掉了一块头发的前几日的一个深夜里,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在我的耳畔,一声声亲切急促的呼唤声,喊着我的小名,当我惊醒时,依然在我的耳畔清晰的回响“牛牛,牛牛……”急促而又悠远,又或许这个午夜里突然出现的呼叫,似乎只在我的右耳膜里重复的复读着慢慢地消失……

  我的头发,我的灵魂,我的一切都是母亲去世后,将我孤独的遗留在这个尘世上,如果母亲她需要我的头发,给她做被褥和炕毡,只要我活着,只要我的身体是健康的,我的头发就和韭菜一样,剃了依然会长起来,或许剃的越频繁,它就会长的越好。
  (文/涂鸦)
  首发读文斋:http://youthfi.com/wenwz/1035178.html
  作者个人主页:涂鸦的空间
本文作者(涂鸦)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影子
母亲去世已经正正二十来年了,对于母亲,对于老来无所事事的父亲,已经是这一辈子最后的休止符了!对于他们的爱情,作为一个儿子,一个后人,是不应该有所非议,有所议论,这才是做子女后人的本分。我的这一辈子,已经这么无所...
希望好好地活着
光鲜的背后,谁能会知道,一定会是酸楚的,是悲痛欲绝的强装微笑,每天喜笑颜开的去做每一个“表演”!我和窦小四的认识,不是认识在她光鲜的成功的光环里,而是和她有着同一个代表内心深处的网络头像,才在她带有惊叹的疑问里...
断牙
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居然想到了牙,也就居然想到很多有趣的故事,高兴的,失落的,悲痛的…… 看着人家雪白而又整齐的牙,无忧无虑的和人说话,爽朗的张口大笑。也许,这就是人生的一种风景吧,然而,我...
上一篇:姥姥家的山羊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易旺彩票_首页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 中国彩吧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_稳定开奖 旺彩app下载_旺彩官方下载 新蜂彩票_首页 亿彩彩票_首页 gg彩票计划_gg彩票手机版下载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 中国彩吧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_彩经网